top of page
Search

澳大利亚是美国的跟班,并想要遏制中国。这是一些中国学者的想法。以下是我的回应:

近日,澳大利亚国际事务研究所中国事务研究所的姜云女士发布了她的报告《澳大利亚和中国能否有稳定关系》。这份报告对于因新冠肺炎或其他原因许久未能访问中国的人来说,提供了洞察中国公众,尤其是学术界情绪的难得机会。

回到澳大利亚后,我发现向人们解释中国人如何看待澳大利亚变得有些困难,尤其是从2017年起情绪变化显著,而在2020年前并未完全恶化。

上面视频:我在2022年期间为广东的观众播报了关于中澳关系的新闻报道


我对姜云女士的报告印象深刻,并获准将报告中的部分内容翻译成中文,同时附上我的个人见解。虽然我与姜云女士有友好的交往,但我在此分享的想法完全基于对报告内容的独立思考。


在翻译这些部分时,我力求准确,但为了保留原始的意图,请读者参考原文。下面是我想分享的段落:


1. Unfortunately, it is those with close connections to both Australia and the PRC who bear the brunt of these national security trends in both countries. For example, Australians travelling to or living in the PRC are the ones being harassed or lectured about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s foreign policy choices and vice versa. Increased suspicions make people less willing to continue to pursue cultural, business or other connections in both countries.
翻译:不幸的是,两国国家安全趋势的影响首先落在那些与澳大利亚和中国都有密切联系的人身上。例如,那些在中国的澳大利亚人成为了被询问或指责关于澳大利亚政府外交政策选择的对象,反之亦然。这种加剧的猜疑使得人们不愿意维持和发展两国之间的文化、商业或其他联系。

评论:确实,由于地缘政治紧张关系,居住在中国的澳大利亚人和居住在澳大利亚的中国人近年来都面临了更多的猜疑和不便。我可以从个人经历说,至少在中国,这种描述非常贴切。遗憾的是,有时人们被视为政治博弈的棋子,而不是独立个体。在澳大利亚,据我所了解,出于对中国政府决策的不满,一些人对中国血统的澳大利亚人产生了偏见。这种情况不应发生——普通公民不应因政府决策而受到指责。


接下来的摘录翻译:

2. Through propaganda and censorship, the PRC Government directed popular anger at a country it was unhappy with. This is especially effective against Japan, a country with which China has historical grievances. Japanese people and businesses in the PRC became the main victims of this popular anger.
翻译:通过宣传和审查,中国政府将公众的不满情绪引向了它不满意的国家。这一策略对于中国有历史矛盾的日本来说尤为有效。在中国的日本人和企业成为了公众愤怒的主要对象。

评论:我在中国国家媒体工作期间,亲眼目睹了类似的情况。例如,中国媒体曾因萨德问题而对韩国采取强硬立场。虽然中国政府对媒体有很大的控制力,但媒体的立场和调门有时也会迅速变化,这可能会给观众带来困惑。此外,由于中国政府对其大部分媒体有控制权,因此任何煽动仇恨和敌意的负面后果都应由中国政府负责。值得关注的是,一些中国官方媒体评论员在社交媒体上,就在几周前还在敌视美国,对其进行批评,但在习近平访问旧金山前夕,却开始发布关于美国的“正面”内容。这显然是出于他们领导的命令。随着澳大利亚关系的改善,舆论是否也会出现变化?我们拭目以待。


下一段翻译:

3. In the PRC, there is deepening suspicion of people with foreign links. In Australia, such suspicion is more limited — currently it mainly applies to those with links to the PRC and a small number of other countries. Just as the PRC has expanded its definition of espionage, Australia has also expanded its national security powers. Giving open-source material to possible foreign agents is now considered a crime of foreign interference.
翻译:在中国,对有外国联系的人的疑虑日益加深。在澳大利亚,这样的疑虑相对较少——目前主要针对与中国有联系的人。正如中国对间谍活动的定义越来越宽泛,澳大利亚也在扩大其国家安全法的权力。向外国代理提供公开信息现在可能被视为外国干预的犯罪行为。

评论:的确,有国际联系的中国人近年来承受了不少压力。一些在海外学习的中国人担心,他们的经历回国后可能成为求职的障碍。过去国际化的背景曾是一种资产,但现在似乎变成了一种负担。我们应当鼓励而非限制跨文化交流与合作。


接下来的段落翻译:

4. National security raids in Australia have affected people-to-people link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The story of a PRC academic allegedly raided by Australia’s intelligence agency and being offered cash for information has made both PRC and Australian academics more cautious about interacting with their counterparts.
翻译: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行动影响了两国人民之间的联系。一位中国学者据称被澳大利亚情报机构搜查并被提供金钱交换信息的事件,使得中澳学者间的交流变得更加谨慎。

评论: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法有其必要之处,但应用时需慎之又慎。过度的安全法可能阻碍开放交流,而这正是多元文化社会的基石。在审视中国的同时,我们也应反思并优化自己的法律框架。


接下来的段落:

5. Indeed, some scholars in the PRC are incredulous regarding the suggestion that Australia may have independently chosen to align with the US. It appears to them that an independent strategic and foreign policy can only mean resisting US influence.
翻译:事实上,一些中国学者对于澳大利亚可能独立选择与美国结盟的看法表示难以置信。在他们看来,独立的战略和外交政策似乎只能意味着抵抗美国的影响。

评论:澳大利亚与美国是盟友,与中国是经济合作伙伴。虽然美国可能对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有所影响,但我始终不认同那种认为澳大利亚没有独立性的看法。认为澳大利亚仅仅因为国家规模小就不能独立行事,这样的想法既不尊重也缺乏了解。坦率地说,这种观点忽视了澳大利亚维护自身利益与主权的能力,未来澳中关系的发展需要在相互理解与尊重的基础上进行。虽然我同意由于许多因素,没有哪个国家的外交政策能够完全独立,但是说澳大利亚的政策决定完全受美国政府控制是不公平的。


最后,一个政策建议翻译:

6.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should be more alert to the importance of emotions in foreign policy. Trust and sincerity are beneficial to a stable relationship. This is why building personal relationships is important.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and private companies should consider establishing and supporting an institutionalised high-profile private diplomatic initiative similar to the Australian American Leadership Dialogue.
翻译:澳大利亚政府应更加重视外交政策中情感的作用。信任与真诚对于稳定的关系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建立个人关系如此关键。澳大利亚政府和私营企业应考虑建立和支持类似于澳美领导力对话这样的机构化高层私人外交倡议。

评论:近年来,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和政治制裁往往是基于情感而非战略考量。外界常常将中国与中共看作是没有情感或情绪的统一思维体。但我们不应忽视,即使是在高度纪律和权威的体系内,中共也由个体组成,他们同样有情感。在制定涉华外交政策时,我们不能忽视这一点,以免误解中方的动机和立场。


总结,姜云的报告引人深思,为我们提供了了解中国学术界意见领袖想法的窗口。不幸的是,在中国,信息往往被视为需要控制的工具,而非自由分享的资源。尽管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善良和富有同情心的,中国政府通过媒体操控民意的做法仍值得我们关注。我也想对那些可能持有不同看法但不愿公开发声的中国学者表示敬意。如果您正在阅读这篇博客,我希望我的观点没有冒犯到您,我的目的并非以偏概全。


如果您想阅读姜云的新论文,请点击以下链接:https://chinamatters.org.au/aiia-china-matters-fellowship/


作者留言:感谢最近几周阅读我博客的所有人。根据网站的后台数据,已经有超过18,000名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读者。如果您有任何写作主题的建议,欢迎与我联系。我也正在努力设立订阅功能。感谢您的支持!

1 Comment

Rated 0 out of 5 stars.
No ratings yet

Add a rating
Guest
Nov 10, 2023
Rated 5 out of 5 stars.

👍

Like
bottom of page